我和宋叔的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 胖熊之家


1994年的夏天,我十七歲,來到了杭州,開始了我的外地求學生涯。我平生第一次離開父母,剛開始想家的感覺揮灑不去,不但沒有沈醉在這城市如畫般的景色,還常常會在夜里因為孤獨而掉眼淚。而我的住家張阿姨人還不錯,作為我媽的朋友,她專門給我騰了一個房間,每天為我打掃起居,還管我飯吃,但她越對我好,就越會讓我想到老家媽媽那張慈祥的臉,還有爸爸那和藹可親的樣子,于是我經常感覺仿佛脫離了群體,不適合那里的一切,盡管一切都那么妥善,但始終感覺萬份孤獨。

聽媽媽說,張阿姨快四十了,她人特別好,所以才放心讓我寄宿在她家。有時候我也常常和她聊天,每次我給家里打電話時她都會借電話對我媽說,我特別乖,讓我住在她家陪她作伴她很開心。但是我天生內向,和張阿姨聊天的時候基本上常常都是她說我聽,我也沒有多問她的個人狀況,盡管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她是否有結過婚,為什么這個年紀了還自己一個人住。

緊張的學習生活慢慢沖淡了我對家的思念,我開始漸漸適應杭州的一切,和父母通電話的頻率也逐漸減少了,和張阿姨聊天的次數也慢慢多了,那天我把我剛來她家每天晚上哭著想家的事情告訴她了,把她給逗得嘎嘎直笑。聊得太投機了,于是終于聊到了她的個人生活上,在她看來和我這個還不太懂事的小男生談愛情簡直是對牛彈琴,于是只是簡簡單單地告訴我說,她單戀了一個男人十五年,還沒有戀出結果,我搖搖頭表示不能理解,她也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了。

杭州的氣候比較怪,就像我記憶中杭州人一樣。雖然學習緊張,但我發現同學們都特別排外,和我只講杭州土話,我聽不懂他們也不管,氣得我牙癢癢。開始的時候那樣的學習生活讓我更加想家,后來張阿姨就跑來找班主任談話,說這樣的學習生活我們無法接受,希望能幫忙調節一下。班主任幫不上什么忙,大家該怎么樣還照樣怎么樣,直到有一天我在體育課上手受傷了,一個同學過來拿著我的手對我說,"來,我帶你去醫療室",我才真正地開始在那里交上一個朋友,他叫阿皓,那是開學2個月后的事情,之前每天我都一個人上下學,現在起碼還有一個人陪我走著說話到校門口,之后就我東他西各自散去了。

張阿姨的笑臉就像那可口的蜜糖,讓我越來越眷顧,從她身上我能看到一個成熟女性的堅強,而那堅強的微笑成了我每天甩掉煩惱最好的藥劑,我仿佛像她的兒子一樣享受著每天最美的菜肴,和干凈舒爽的房間。我至今仍然感謝她給我制造了那樣完美的新家生活,在她那樣體貼的照顧下,我對杭州也變得越來越樂觀了。

張阿姨后來就常常向我提起那位被她單戀了十五年的叔叔,他們之間有著說不完的故事。阿皓對于我說的每一個轉載都表現得津津有味,他比我大一歲,常常就會表現得很懂事的樣子,教我怎樣去安慰張阿姨。那位張阿姨單戀的叔叔姓宋,人住北京。其實我并不是那么感興趣,說實話我那時候除了聽爸媽的話好好學習外,作個學校的小男生,其他事情真沒什么大不了的,可能從小就養成這樣自閉的性格吧,早就習慣了機器人般的模具生活。

轉眼間,一年的時間就過去了,奇怪阿皓在學校對我越來越好,那時候在我們"窮學生"看來能夠經常請人喝飲料真的是一件特別讓人感動的事情,于是在我們之間,就會經常發生互相請客的場面,有時候我還會傻乎乎地不知不覺在阿皓前面撒嬌,現在想想還想偷著樂樂呢。我想,那可能就是同學間的友誼吧,雖然和其他同學都不能那樣融洽,有個阿皓每天和我說說笑笑其實也蠻好的,最起碼不會像過去那樣孤單了。我膽子很小,從來都不會主動問阿皓這阿皓那的,向來都是他問我答,很多他自己的情況都是他主動告訴我的,我只知道他們家并不富裕,他是個很愛說話、很有愛心的人,其他的也都沒什么了。

注:本文轉載自胖熊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評論

評論列表
最新 最熱
暫無評論
{{temp_comment.user.user_nickname}}
{{temp_comment.content}}
回復
文章信息
  • 所屬分類:短篇小說
  • 投稿: 遠方
  • 來源:胖熊網
  • 發布時間:2017-06-22 23:58
  • 更新時間:2019-07-22 15:53
  • 文章標簽:
熱門文章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