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角遇見熊爹



?努力的撐完了第四堂國文課,下課鐘響聲讓阿翼緊繃的神經得以暫時舒緩。當班長喊著『起立、立正、敬禮』全班同學也跟著回著:「謝謝老師。」阿翼站立地展著他的笑顏向學生行著禮。太陽穴上的青筋似乎仍跳動著,忍著欲裂的頭疼,阿翼收拾著教學用的家當往辦公室邁去。

異于往常的,阿翼沒有立即坐回他的辦公座椅,放置好課本、教具,阿翼朝辦公室角落的沙發挪去,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股腦兒的將熊軀往那軟床般的沙發躺去。放軟了全身的肌肉,阿翼就如同一席厚重的被子披掛在咖啡色沙發上。

閉起眼,阿翼不斷微微的轉動眼球,試圖讓眼睛的疲累消卻,短暫的紓壓下,鬢腳上的青筋漸漸地減緩了跳動的速度,但腦內神經似乎仍呈缺氧狀態緊緊抽彈著。每一抽彈,阿翼的皮膚表層也跟隨著一顫、一顫地。

阿翼心里暗罵:「都是宮本美幸惹的禍!」最近迷上她,以及她寫的一系列推理小說。當雙眼及思緒出賣給里頭懸疑故事情節時,時間似乎成了靜止不動的彌樂佛雕像。昨夜的那本「獵捕史奈克」不僅藏匿了史奈克這怪物,更也同時捕獲了阿翼的身心以及他的雙眼。

不知怎么的,此時阿翼腦中興起的全是「史奈克」的幻影,縱使他清楚現在是用餐時間,縱使他清楚「史奈克」不是什么具象的人物,而是每人內心存在的怪物,但模糊的身影卻也不斷在他抽彈的神經末稍彈出一些具象的人物。鐘樓怪人里的怪人、蜘蛛人3里被惡靈附身的男主角、歌劇魅影里的怪人、綠巨人浩呆,不,是浩克....。

怪物也好,怪異也好,自己何嘗不也是?尤其步入而立之后,同事對于阿翼未婚關切的眼神與話語接連不斷,縱然阿翼都四兩撥千金擋掉,但隨著介紹與關切的話語減少,伴之而來的反倒是一些怪異的眼神。阿翼清楚自己不在意這些,扣去當兵及念研究所的四年,在這學校也待了近十個年頭,自己也堪稱學校元老級老師,相信,也不會有白目同事亂造次來挑釁。

「阿翼,你還好嗎?」辦公室大姊文文的聲音進入阿翼的耳里,阿翼撐開眼睛勉強擠出笑容的回著:「大姊沒事啦,連上了四節課眼睛有點痛,還好下午沒課,可以休息休息。」文文也笑笑地說:「沒事就好,如果不舒服,請個假去看醫生,你們班我幫你看著。」阿翼睜大炯炯的雙眼說:「好啊,正有這個打算,下午就交給妳啰!」文文回著:「三八,客氣什么。」說完話,文文回身朝辦公室門口走去,想必,也應該去他們班上陪學生吃飯吧!

例行的陪了學生用餐、午睡,阿翼交代了班長一些下午的瑣事,然后就騎著車駛離校門。

回到家隨意的吞了兩顆止痛消炎藥,僅感覺頭痛減緩了好多,心想都是中午那沉沉的午睡發揮了效用,趁著下午的空檔,阿翼也盤算著,既然心頭燒的是「推理熱」,就讓這股熱隨著午后的太陽一起延燒到書局吧!甚或書局架上任何一本足以吸引他目光的推理小說。

似乎每一家誠品百貨的電扶梯設計都是如此機車,阿翼無心于流連其它樓層的飾品及服飾展示,每上一個樓層,他都得逛半圈才又能上另一層樓。縱然放緩腳步悠閑地拖著皮鞋,阿翼刻意地低著頭,不讓眼神與售貨員四目交接,有的話也僅是狩獵般的掃視是否有帥伯的身影。

好不容易,終于走到了百貨的最上層樓,而最上層樓剛好正是書局的所在處。一上樓阿翼馬上往左拐,電影介紹里播放著「尋找夢奇地」的簡介,電視屏幕旁更立著一長條的廣告廣告牌,上面當然映著的是「尋找夢奇地」里的奇幻王國。阿翼在電視屏幕前駐足了片刻。他一直很喜歡此類奇幻情節的小說或電影,從哈利波特到納尼亞傳奇,從尋找夢奇地到阿瑟的奇幻王國都是他喜愛的。阿翼心里面或許想著:自己的同志王國如同這些奇幻王國一樣,有著屬于一般常人無法跨足的迷幻,有著一般常人無法用童貞,用單純的心去印照與了解的文化面貌。

望著電視屏幕里的巨大樹人綻起笑顏時,阿翼的嘴角也同時漾著陽光。

注:本文轉載自胖熊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評論

評論列表
最新 最熱
暫無評論
{{temp_comment.user.user_nickname}}
{{temp_comment.content}}
回復
文章信息
  • 所屬分類:短篇小說
  • 投稿: 大樹和小樹
  • 來源:胖熊網
  • 發布時間:2019-07-30 18:05
  • 更新時間:2019-07-22 15:55
  • 文章標簽:
熱門文章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