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畔情緣


大學畢業后,我回到家鄉參加工作。人事局把我分配到縣里的一個國家機關上班,我就很幸運的跳出了農門。

家鄉是桂北山區的一個小縣,地處越城嶺腹地,境內山地連綿起伏,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一說。那里重巒疊嶂,山清水秀,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讓那里到處都是郁郁蔥蔥的森林,到處層林疊翠,四季風景如畫。

家鄉的縣城名叫龍勝,是一個躲藏在深山里的小城。清澈的桑江和和平河從大山深處蜿蜒流出,靜靜的從縣城穿過,在縣城的中心交匯,把小城分成三個部分。小城就安詳的躺在山腳下,靜靜地聆聽著桑江的傾訴,細細地品味著那山和水合奏出的動人樂章。

縣城不大,人口不過三萬多,四周群山環抱,兩條街和一條編號為321的國道就把整個縣城貫穿。縣城里所有的房屋都在桑江的左岸和和平河兩岸的狹長地帶層層疊疊的依山而建,而桑江的右岸卻是層層依山而上的稻田,稀稀落落地散落著一些典型的麻欄式的嶺南民居,與河對岸的白墻森林遙相呼應,給縣城抹上一筆寧靜和安詳。

縣城因為它的小而雋永,所以顯得寧靜祥和,沒有大城市的喧囂,也沒有大城市的冷漠和浮華,這正是出生在農村的我要回家鄉工作的原因之一。

我回家鄉工作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我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現狀,沒有什么野心,不善于與人交往而且容易倦怠的人,非常不習慣大城市里你死我活、適者生存的競爭環境,也無法適應那種殘酷的生存方式,于是大學一畢業,我便義無反顧地選擇回到家鄉,任由人事局調配。

對于我的回歸,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們很不理解,甚至非常惋惜,因為我畢業的是一所還算有名的大學,而我竟然是幾十年來我們縣有據可查的第二個去那里去讀書的人,而第一個去那里讀書的人,據說要追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也許,當年我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大學時,很多人認為我從此會告別家鄉到大城市去發展,而我卻出人意料地回來了。當然,除我了之外,并不是每個人都不歡迎我回到家鄉工作,至少還有我的父母和叔叔嬸嬸很高興我回到縣城工作。父母歡迎我回來是因為縣城離家里近,他們想我了可以毫不費力,也不需長途旅行就可以來看我;而叔叔嬸嬸對我回到家鄉工作很高興則是因為他們又有了無數幸災樂禍的理由和嚼舌根的話題。

人事局根據我學的專業,把我分配到一個專業還算對口的單位工作。工作之后,很多人問我為什么要回來工作,我都微笑著不厭其煩地說我這是熱愛家鄉,要回來建設家鄉。其實,真正的原因只有我自己心知肚明,除了有我自己的性格方面的原因外,另一個原因就是一個從初中以來一直困擾著我的問題,是它讓我一直生活在迷惘之中,讓我在那個泥潭中怎么掙扎都無法自拔,也讓我迷失了方向,看不到前路的光明,以至于虛度了四年的大學時光。

初中的時候,具體是什么時候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那是一個情竇初開的時候,在男同學都一個個懵懵懂懂朦朦朧朧地開始喜歡女生,喜歡跟女生套近乎的時候,而我卻豁然發現我對女生竟然沒有一點興趣,倒是對有些發福的中年男人興趣頗濃,每每看到那些挺胸凸肚成熟穩重的中年男人走過,我總是忍不住向他行注目禮,總有一種想要去親近的沖動,和一種無法抑制的想被親近的渴望。那時我還傻乎乎地認為自己只不過是想快點長大而已,但是當我第一次夢遺的對象竟然是一個朦朦朧朧模模糊糊的中年胖子時,我才突然意識到,我可能跟其他的男孩真的不一樣。可是,我一直搞不清楚有什么不一樣?為什么不一樣?這讓我異常的緊張和煩惱,卻又不敢跟別人說,生怕被別人說自己是變態。你說好端端的女人不喜歡,去喜歡什么中年男人,不是變態是什么?這個傻乎乎的疑問一直壓在我心中,讓我倍感壓力,從此我變成得心事重重,無數的郁結堆積在心中無法排遣,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我才會不斷地省視自己那些奇怪的想法,然而,沒有人可以解答我的疑問,我也不會傻到跑去問老師的地步,于是只好把這個疑問深深埋藏在心底,讓時間去消化、去解釋。

注:本文轉載自胖熊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評論

評論列表
最新 最熱
暫無評論
{{temp_comment.user.user_nickname}}
{{temp_comment.content}}
回復
文章信息
  • 所屬分類:短篇小說
  • 投稿: 天亮了
  • 來源:胖熊網
  • 發布時間:2019-07-30 18:05
  • 更新時間:2019-07-22 15:55
  • 文章標簽:
熱門文章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